針對前篇「如果有一天,我們走入歷史」,一位德國作家恩茲伯格(Enzensberger, Hans M.提出他的媒體文化觀,他稱一些受義務教育的人為「次等文盲」,即憑著自己既有的識字能力,只會一昧跟隨著媒體的訊息,產生更多的欲望之後,拼命掏錢消費的人(似乎罵到不少人……)。 


另外一位後殖民女性主義學者名叫史碧娃克(Gayatri C. Spivak)曾針對類似這種對自己的文化感到不確定的情形提出很好的思考方式,她不去刻意加強文化之間的對立關係,因為彼此的文化是一定會互相影響的,除此之外,她更強調的是保持學問的不確定與開放性(異質性),自我批判的精神,且拒絕向主流靠攏。 


如果要說積極一點解決這個問題的作法,簡單講就是利用全球的思考方式,把台灣文化努力推銷出去,即「全球在地化」。我們的特色是什麼?我們的人文資產是什麼? 


其實台灣特色很多,而且台灣有很多很好的地方,我們的地理環境給了我們很多特殊的待遇,而且更應該努力發展自己與其他文化的差異性和對自我文化的認同,包括自信心。 


該做的是,提出更多的建議與想法,台灣需要更多腦力激盪後的火花,還需要培養更多傑出的人才。 


如何「全球在地化」?是時候該好好想一想了!當然,有一部分也還是要回到最初的教育做起……





    全站熱搜

    gweny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