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片讓我聯想到【艾德私人頻道 ED TV】中那種沒有隱私的生活,以及喬治歐威爾所著的《一九八四(1984)》所作所為皆在政府的嚴格監控之下,以防思想叛亂的可能。
 
因為厭倦了虛假,期望能看到真實的人,真實的生活,但是相對諷刺的是,除了主角本身以外,其他的也都是ㄧ片謊言,所有的生活都是計畫好的,包括主角父親的死,身邊人的對話與行為,甚至是大自然的景觀變化。
 
有一個比較容易被人忽視的地方是,結婚照片上,新娘的食指與中指交叉,ㄧ種說謊的表現。另外,楚門的職業,保險業的本身就是對生命的諷刺。本片的黑色幽默,讓人看了以後無法忘懷,因為即使是詮釋得輕鬆愉快,背後所隱含的意義卻帶著一些悲傷。
 
楚門的世界就像是白老鼠的實驗室,楚門是白老鼠,而節目設計人同時是總監,名為Christof,意即上帝。雖然人是不可完全預知的,但是若能大致掌握人性某種可遵循的規則,製造人們心底潛藏的恐懼,也不無可能,例如,楚門怕水的理由是在於小時父親被海洋吞沒的影響。很多人延伸地提到了媒體的力量,所以我們對於所接受的資訊,更要謹慎地做出判斷與選擇。
 
在一個完全受到掌控的狀態下,每天都像例行公式,週而復始地循環,生活也是相對穩定的,這樣又有什麼不好?我想,人還是期望日子有些新鮮感的,生活的未知雖然容易讓人恐懼或不安,但同時也賦予了人們希望,更別說小時候想當個冒險家的楚門,總是有那麼一丁點的企盼冒險所帶來的刺激感。挑戰,通常是在面對比自己無形或有形的力量強大時使用的一詞。而生活的一點挑戰是必須的,如此才足以為自己的生命增添一點色彩。
 
「他們都只是演員。」演巴士司機的不會開船,同樣地,電影也只是故事,目的是達到一種戲劇效果,以及許多人類所夢想企及的境界。
 
從楚門發現他的世界只是ㄧ連串的戲劇,也就等於開始了他自我追逐的過程,所有遇到的阻撓,包括人群努力維持的表象、小船最後撞到的牆壁,都是表達自我實現所遇到的障礙。


片尾時,楚門決定是否要邁向一個未知的世界時,Christof 對他說「但在我的世界,你什麼也不用怕,我比你更清楚你自己。」這段的開始,就像多數父母與孩子間的對話。
「為了以防我之後看不到你,先跟你說聲『早安』、『午安』與『晚安』。」
還有什麼能比這句話更能表現友善的問候與自我人生的追逐呢?
 
如果你是楚門,是否會做同樣的決定呢?有時當人們真的有機會做抉擇時,不一定期望被賦予那樣的權力,習慣有時會成為一種約束,拘泥我們的思考模式,讓選擇更需要勇氣的加持。
 
父母為了保護孩子,而經常不敢放手讓孩子盡情地飛,孰不知若沒有勇敢地翱翔,又豈能發現自己的天空?
 
為了表達一種窺看的視角,這部片裡很多鏡頭所捕捉的影像是有趣的。不僅是如此,還刻意加了很多過於明顯的置入性行銷,讓整齣鬧劇顯得更為荒唐可笑。從佈景、劇情、對話、到小細節的安排,都是發人深省的,對於某些意識形態的產生,可以堪稱為一代表作之一,即使在多年以後,想必很多人也還是會記得「楚門的世界」。


    全站熱搜

    gweny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