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敘事分支最後匯集成一個主要的故事意念。
 
分隔線之間是劇情介紹

首先是手部模特兒青青(蘇慧倫),因為丈夫阿雄(張翰)身為建築師的忙碌而長期冷落了青青與她女兒。從青青檢查瓦斯爐、關窗、收拾東西過分要求整齊等動作可以發現似乎是帶有輕微的強迫症(焦慮症的ㄧ種),阿雄試圖暸解青青的需要,卻始終不得其門而入,所以備感挫折。後來寶寶的猝死,讓青青決定寄託信仰於基督教,因而認識一位教友,在嘗試解放自己心靈的過程,差點與教友發生超友誼關係,由於束衣的存在,又把青青拉回現實。

 
第二個故事是描述一個貧窮的原住民家庭因父親必勇(不浪.尤幹)的酗酒問題,而讓打散打搏擊的女兒Savi(杜曉寒)必須與家人分開,對於父親的憤怒,只有靠打沙包時得以宣洩。這段期間,Savi與另外一個以當美腿模特兒賺錢的女孩同住,原本對於這樣行為有點排斥的Savi,後來被女孩說服一起假藉與男人玩性虐待的遊戲,實際上是拿了錢就跑。Savi的母親則是從不忘記累積所有的抽獎可能,諸如,鋁箔包的截角、泡麵上的廣告等。

   

 
第三個故事是喜歡收集神像,且會動手自己修補神像的牛角(高捷),一直努力存錢,想換掉腿上已經不怎麼合用的義肢。後來遇到身下來就無家可歸的阿仙(張洋洋),一個專門收集平安符,總是藏匿於遊覽車下層隨車流浪,凡是有什麼大食客競賽,便利用機會進食的男孩,兩個人便作伴一起同行。

 

這三個故事的交會,開始於一場為閃避狗而發生的車禍。原本青青與阿雄的爭吵,因為這場事故,拉回了兩人的關係;必勇因為沒看清楚是什麼狀況,沒辦法為自己辯護,而進了警局,幸好最後以「閃避狗」為由,沒有受到處罰,卻為必勇的心中帶來陰影;牛角與阿仙因為這場車禍後來撿到很多水蜜桃。必勇打算自焚的,又因為看到牛角載滿神像的車,而打消念頭。

不管是基督教或佛教,對於【流浪神狗人 God Man Dog】中男男女女的意義,乍看之下,儼然是「希望」的象徵,青青在寶寶猝死後,接受基督教的受洗;無家可歸的阿仙(張洋洋),專門收集平安符;必勇面對酗酒的問題,試圖在祈禱中獲得勇氣。實際上,卻又表現出一種懷疑的態度,因為阿雄母親的迷信,使得青青心中始終有個疙瘩;同樣地,當時必勇如果為了維護這份信仰,很有可能無法離開警局或是沒辦法與家人相聚。十八世紀法國哲學家霍爾巴赫說:「人之所以迷信,是由於恐懼;人之所以恐懼,是由於無知。」
 
關於牛角無端發現的新義肢,他把這樣無法解釋的答案歸於佛祖顯靈;原本帶著油桶打算自焚的必勇,走到半途,遇到牛角那載滿神像、需要加油的車,便認為是老天要他把油交出來。就心理學的角度來說,當人的內心對於不能理解的事情產生衝突,企圖掩飾心中的焦慮時,會產生自我防衛機制,而將事情「合理化(Rationalization)」,繼而很容易藉由自我暗示之後,強化這樣的想法。
 
只要是「神」,什麼「神」都無所謂。到底各個宗教對於信徒的意義是什麼,相信現在並不是真的有那麼多人去深究,這不僅要從「為什麼會去選擇一個信仰?」問起,還要考慮隨著環境條件的改變,人們對於宗教的看法又是什麼?是否宗教已逐漸流於一種形式?車禍那一刻,擺盪不停的十字架,似乎也在述說著宗教在人心中的疑惑。
 
宗教對於一些人來說,的確有助於提升心靈的層次,但是並不能成為絕對的答案。從其他研究學的角度來說,宗教多少都帶點曖昧不明或是相互矛盾的成分。過度迷信的結果,對於「神」反而成為一種依賴,就好像嗑藥一樣,沒有神不行,卻忘了「人」本身才是自我的主宰,反而無法尋求內心的寧靜。
 
流浪神狗人 God Man Dog】的畫面採用了很多特寫鏡頭,著眼於人物細微的表情變化等細節,讓觀點與內在心思的流轉以更清澈的樣貌存在著,並且在空間的處理上,可以感覺到人心的困境以及人與人之間的疏離和寂寞。
 
青青身上所穿的束衣,不僅象徵著青青自己極欲擺脫的束縛,也是社會價值對於女性的牽絆。畫面瞬間一跳,同樣具有約束涵義的繫在手指頭上的紅線,卻是甜蜜幸福滋味的相愛約定。
 
從【流浪神狗人 God Man Dog】的背景音樂可以感受到的是,嘗試在扭曲變調的生活裡苦中作樂的心情。到底「價值」可以用什麼來評斷?為數不少的大型廣告看板上的臉孔、四肢巨幅地呈現在車水馬龍的街道上,進而延伸出的是,人們對於外貌形象索求的社會認同。「手只是手而已。」手部模特兒青青以菸蒂燙傷自己的手,背上ㄧ道道束衣「折磨」後的傷痕,似乎述說著也許當人們在急於追求他人「價值」的認同時,換來的,並不一定是幸福。
 
身為美腿模特兒的Savi室友與Savi一起假藉與男人玩性虐待的遊戲,實際上是拿了錢就跑,這部份的表現是荒誕帶些幽默,卻揭示出壓抑的人性底下潛藏的缺口。Savi室友與Savi對金錢的追逐,牛角與阿仙收集神像與平安符,兩者之間形成強烈的對比,尤其是牛角對於那殘舊不堪的義肢抱持的懷舊心情,以及願意接納阿仙的那份愛,金錢又豈能換到?
 
面臨宅配的日益發達,必勇的謀生方式勢必也將跟著轉變。生活的苦澀,不單單只是必勇,連同遣散的外勞、曾經到處流浪的阿仙與阿雄等人都可以在他們身上看到漫延的痕跡。
 
回到標題上,【God Man Dog】這幾個字眼,很明顯地,螢幕上中間的Man經過了刻意的縮小,人同時拉扯著這兩個主體,雖然只有人才是真正的主角,卻顯得相對渺小,人倚賴著神,阿雄可以注意到百萬的佛像,卻長期地忽略青青;狗群體間的關係也不及人與人之間的疏離,卻有他們的悠閒自在,兩個人生命的犧牲,關注的焦點是百萬的名狗。在這個被物化的世界裡,「人」的價值又該怎麼衡量?
 
到了尾聲,三個故事的人物都以各自的方式獲得幸福,原本帶點殘缺的心,都漸漸被填滿了。故事雖是三線發展,卻不紊亂,在龐雜的社會環境裡,展現小小的溫馨與關懷式地批判,雖含蓄卻引人入味。
 
 
More…


    全站熱搜

    gweny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