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隔線間為劇情簡介(為方便沒有機會看這部片的人了解劇情而特地加上,可以選擇跳過。)



一個移民至德國的土耳其人阿里,在紅燈區遇見了一位土耳其裔的妓女葉塔,決定付錢希望她能與他共度餘生,只屬於他一人。後來他把葉塔帶回家後,當他的兒子奈賈,德國文學教授,發現葉塔身為妓女,是為了讓愛女接受教育,便對她有了不同的看法。然而,因為急性心臟病發作從醫院回來的父親阿里,卻一再懷疑他們之間的關係,導致一次酒後的失手,意外地將葉塔打死。
 
阿里入獄後,奈賈決定完成葉塔的遺願,找到她女兒艾妲,幫助她完成學業。艾妲屬於社會抵抗運動的一份子,在這同時,一次遊行示威,她趁亂把警察的槍取走,卻在途中掉了手機,牽連她的同伴,使得她必須躲避土耳其警察的追捕,非法入境到德國尋找她的母親。到了德國,遇見一個願意幫助她的女孩洛蝶,漸漸地,兩人成為相依的情侶關係。對於艾妲,洛蝶的母親蘇珊一直沒有站在很支持的立場,卻依舊遷就著洛蝶,任由艾妲的居留。
 
在一次道路的警察檢查時,艾妲被捕,因而遣送回土耳其。在這期間,母親已為艾妲付出了一年的律師費用,洛蝶不顧母親反對,堅持要繼續幫助艾妲。就在幫艾妲取她先前不知道的手槍的路上,被小孩搶劫,最後被小孩拿著玩的手槍誤殺。
 
母親蘇姍來到土耳其,住在先前洛蝶住的地方,也就是奈賈租給她的房間,繼續完成洛蝶的遺願,照顧艾妲,最後艾妲因為示意悔改也出獄了。
 
奈賈在一次與蘇珊的對話,回顧至以前與父親的對話,原本不願意承認有個殺人犯父親的心情,卻突然發現父親對自己的愛。

 
故事輪流發生在德國與土耳其這兩個國家,所涉及的議題範圍很廣,種族、國籍、宗教、文化、性別。
 
其中有很多畫面採用相互呼應的方式,來述說「跨越」的意義。例如,葉塔的棺材送回土耳其,洛蝶的棺材送回德國;被釋放的艾妲,與片尾的奈賈,同樣都有靜靜地觀望海洋的描寫鏡頭。
 
這些人原本都是相互毫無干係的人,卻很自然地湊在一起。
 


洛蝶指責她的母親「太德國」,過於理性,看著別人有難卻可以選擇不去伸出雙手,但是換作是世界上的許多人,我們可能會先考慮的,大概也是安全等等可以條列一堆的問題,最後乾脆不插手這件事,或者直接把艾妲送去警察局。



 

對於父親的愛,奈賈與蘇珊對話間的描寫是感人的。
「我記得我曾問過我爸爸,是否同樣會把我奉獻給真主。
小時候,我對這故事充滿恐懼,你知道……,我媽媽很早就去世了。」
「那你爸爸是怎麼回答你的?」
「他說即使與真主為敵,他也要保護我。」
奈賈曾經因為父親感到羞恥,卻在這時他頓住了。
 



「死亡」是ㄧ種轉折,對於【The Edge of Heaven】裡面的人物來說,藉由死亡,關係獲得直接或間接的修補,然後重生。乍看之下,就字面來看是個結束,卻是個新的開始,亡者的愛,會轉移到思念的人的身上




當然這部片多少帶點政治意識的色彩。
「歌德反對革命,並不是基於道德倫理的原因,而是因為其難於駕馭,以下這兩段話就足以證明:
『誰願意欣賞寒冬綻放的玫瑰,沉醉於樹木、蓓雷、花朵、所有的一切,只有愚者才會渴望這份沉醉。』
第二段,『我反對革命,因為他們在創造新事物的同時,破壞已有的美好事物。』」這是片中奈賈上課教授的內容,卻一再地被重複。
 
導演Fatih Akin 經常將主題圍繞著土耳其與德國之間的文化差異,所產生的種種問題。對他來說,Bush和希特勒差不多,他們都是法西斯主義者,甚至也不願遷就於好萊塢誘人的金額。
 
土耳其是一個臨海的國家,橫跨歐亞兩洲,雖為歐盟候選國,卻有些會員國不大贊成,部分原因在於伊斯蘭教國家女性地位不平等的爭議,不過,主要還是在於宗教,因為伊斯蘭信仰已經融入生活,縱使土耳其積極地主張政教分離,卻不免有所牽扯。
 
「古蘭經」是人寫的,作者已死,對於其中的教義只能藉由文字追朔當中的思想來產生定義,加上不同地區背景文化的差異,所以可能的誤解是必然的,譬如,「可蘭經上有寫……,但不代表□□不能……」。
 
由於現代主義的興起,對傳統「古蘭經」的詮釋有另一番不同的見解,強調由於父權體制歷史進程的發展環境,「古蘭經」上不完全的說法,使得女性地位因而遭受貶抑,且這些現代化的思想並非真的與「古蘭經」的想法相違背。相對於「原教旨主義」(即代表原本的保守傳統思想,這一詞原用於指稱極端保守的基督新教信仰者,後來在1970年代被用來指稱當時眾多形式的伊斯蘭復興運動),現代主義是較符合多數世人心中的標準。
 
容易讓人產生誤會的是,伊斯蘭的精神是和平的,「原教旨主義」者通常較保守,強調淨化(purify)伊斯蘭信仰的重要性,然而,雖然目前伊斯蘭信仰融入於生活中,卻不免也成為形式,或是無法完全實踐,真正的意義被遺忘與曲解,同時又因與西方社會文化的介入和否定,他們對自身產生矛盾與衝突,進而衍生出較為激進的「伊斯蘭主義運動」(Islamist movements)。宗教,有時已經變成了一種手段。

我們都被教導要有尊重異己言論的雅量,但是卻一再因為「你與我不同」之間而發生衝突,到最後我們堅持與維護的,並不僅只是單純的思想辯正,而是為了尊嚴、權力等複雜意圖。
 




撇開所有護照上能登入的資料,我們終究也不過是「人」罷了!
 
一群會感到喜悅、憤怒、痛苦與悲傷的人。









當我們發現別人的存在,開始願意接納彼此時,也許也會懂得對方的感受。
 






題外話:
電影裡出現一本書叫做「demircinin kizi」,土耳其德裔作家,台灣似乎沒有這本書,如果有人看過,可以分享一下心得嗎?
 
相關閱讀:
 
延伸閱讀:
 
 
 


    全站熱搜

    gweny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